TK

Chaos (K24)-CH4(续)

作者我在开始的OS

之前分享的都是老歌或民谣,而这首则是由我欣赏的莫札特(Mozart)所改编的。

有些人说Mozart的音乐是粉红色的,而我也是这样想的。他有两首与「爱情的烦恼」有关的作品,被我放在我大心的曲子里。今天先分享其中一首。 

今晚想了又想,把一些原来放在章节里的内容给删除了,我想,放在for CP的爱情篇里也许会比较适合,所以今晚的内容就比较短。

 

Chaos (K24)-CH4(续)

Ch4. 9月1日晚上

 

4-4英国伯富丽庄园(Burghley House 

“Per那家伙把我们安排在他私人別墅,又不和我们确定见面的时间,是不是在搞什么阴谋?” 

Julian与Kevin到了英国后,并没有马上见到Per Mertesacker,而是被带到Per在英国的別墅伯富丽庄园(注1)。伯富丽庄园是英国历史中,伊利莎白时期最富丽堂皇的私人宅邸之一,每个房间的布置和装潢都十分的华丽与精致。而此刻我们Kevin家的小兔子Julian,正不解风情的在Per为他们精心準备的浪漫套房里来回的踱步着。 

如果没有脸上的腾腾杀气与怒意,很像是只有过动症的小白兔,看着这样的Julian,躺在床上的Kevin,内心觉得有些好笑的想着。不过向来讲求浪漫主义的他当然是不可能说出来,更不可能白白浪费这难得的机会-这个属于两人独处在这样奢华套房的时光,於是Kevin放下原本在看的书本,起身拉住他的小白兔,让他随着自己一起倒在精致柔软的大床上,一手环住小白兔的腰,一手轻拂著他的头发。 

“Julian,你別走来走去了,他不是有说他有个临时的会议吗?反正我们这趟来,只是要带他跟Shkodran和我们一起回慕尼黑跟柏林就可以了,別想太多。” 

“如果只是这么简单的任务,那为甚么Philipp会要我们两个人一起来英国?随便DFB的一个家伙都可以把他们带回去!” Julian歪著头看向后方的Kevin,露出一付百思不解的脸蛋,煞是可爱。再过几个星期就要满24岁的他,还是像当初17、8岁的时候那样,总爱跟Kevin顶嘴或是耍任性。 

Kevin轻碰了一下Julian的脸颊,在他的耳边以一种哄小孩的语气说着, “我的Jule,別想这么多了,难道你不怕以后头发掉光光?听说Shkodran临时有任务回西班牙,明天会回到英国,我让他带你逛逛这庄园,你也可以顺便探探他的口风。Per说这庄园里的画室有一些不错的作品,而且它的西正面可是被誉为整个欧洲最美的景致,你都快24岁了,不要老是只想着那些打打杀杀,偶尔也去看一些艺术的东西,培养一下气质啊。”

其实Kevin只是单纯地想转移Julian的心思到其他地方,只是他不知道他最后那句话戳到了Julian的痛处。Julian有些不开心,但却不像平常那样反击,只是瘪了瘪嘴巴问著,“你不去吗?我不想单独和Shkodran相处。” 

一想到必须和Shkodran单独相处,也是Julian不开心的原因之一。不知道为甚么,他总觉得Shkodran很爱探听他和Kevin之间的事情,而且讲话都很醋溜溜的,整个人就像浸泡在柠檬汁里~酸不溜丟! 

Kevin是不会知道Julian的心思的,看着他瘪嘴的模样,忍不住笑了出来,宠溺的捏了捏他的脸蛋说, ”你不是老觉得我和Benni一样,爱对你管东管西吗?现在给你自由,你倒是抱怨了,那好吧!以后--------“ 

Kevin尚未说完,嘴唇就被转身扑向他的Julian给进攻了。原本Julian只是想轻轻的吻一下,让他不要变的跟Thomas一样话唠,可他没想到,这吻竟然正中大野狼的下怀,Kevin顺势搂紧他的腰肢,瞬间翻了身,就将Julian压在自己的身下。Julian觉得他的心跳快速地跳了一下,於是将变的红通通的脸转向了墙壁。他对这样的Kevin不知道为何就是无法去做所谓的抵抗,每次只要面对Kevin的亲吻和床铺“合作”时,自己就会很神奇的顺从著对方一切的攻势,任他对自己为所欲为,不!就Kevin的讲法是,他们两个人就会在床上开始一场既温柔又甜蜜的互动。只是每次在Kevin快到高潮的时刻,Julian觉得自己的内心总会悄悄的出现一股害怕与受伤的感觉,然后开始放空自己的脑袋,直到Kevin达到高潮时紧闭着双眼的脸在自己的瞳孔里出现。 

也许是因为两人鲜少在这样浪漫的环境相处,结束今晚的甜蜜后,Kevin睡不着觉了。看着Julian将头枕在自己前手臂上,背对着自己,整个人蜷缩在被单里,他侧翻了身体,用另一只手的手背,轻轻的抚著Julian的脸颊,两人交往的过往回忆就这么悄悄的浮上了原本就多愁善感的这只巨蟹心头。

Kevin和Julian在离开古堡后,在不是很美好的情景下再次相逢,中间又经历了一些不愉快的误会,虽然后来,也就是现在,他跟Julian是在一起了,但他总觉得Julian和他之间似乎隔着一道永远也不会消逝的裂缝。特別是每回两人在床上甜蜜的时候,Julian原本充满爱意与热情的眼神总会在Kevin快到高潮时,突然转变成放空的状态,看到这样变化的Julian,Kevin每次都会习惯性的紧闭着自己的双眼,逃避Julian那双令自己著迷又心痛的眼神。

这一夜,Kevin失眠了。背对着他的Julian一夜也发呆到天亮。

 

4-5 英国葛鲁姆布里吉庄园 

“André ,对不起。” Mesut Özil看到André房门没关,於是没敲门就直接进入André的房间。 

André的房间很空旷,所有的布置都是蓝白色调,说是布置,也就是简单的床和桌椅。虽然这庄园抵不过DFB其他购置的城堡或庄园华丽,但也不至於太寒酸。只是双眼失明的André实在也不适合生活在有太多的家俱的空间里,但这样也方便了来访的Mesut,坐轮椅的他同样也不适合待在有太多的家俱的空间里。

“Mesut?怎么突然说对不起?”站在窗前发呆的André回头往门口的方向望去,神情有些落寞的样子。 

“早上的事….我只是为Shkodran打抱不平,没有其他意思,你不要想太多了。”Mesut转动着他的大眼睛,有些无辜的模样说着。 

“我没甚么,你想太多了。” André勾了勾嘴角回应著。

“需要我帮你整理行李吗?Sami甚么事都不让我做,除了吃这件事,我都快变猪了!” Mesut有些无奈的说着。

“那是因为他舍不得你动手啊,Sami那么疼你!” André有些羨慕的说着。 

“噢!”听到André的回应,Mesut愣了一下,脸上出现了一丝忧郁的神情,却也没再表示些甚么。 

André因为看不见,他无法知道Mesut的回应代表了甚么,只当作Mesut在害臊。 

其实Mesut和André从以前在DFB就没有甚么交集,不过两个人倒是有个很特別的共同点,就是以往两个人的目光几乎都只专注在自己喜欢的人的背影,很少会把心思与焦距放在其他人身上。 

这三年,因为André被Philipp委托给Sami代为看管,所以André和Mesut才开始时熟识。不过平时两人依旧很少搭上话,套一句Per Mertesacker曾说的,一个是死都不愿意回想起从前,而一个是努力拼命的想忘记从前。 

看见André的桌上放了一串手鍊,Mesut好奇的拿起手鍊瞧了瞧,发现手鍊的背面刻了一个大写的英文字母「M」,他忍不住的问了,“André, 你后悔爱上Marco吗?” 

“……….” 這下換André愣住了,这些年他几乎没怎么听过別人在自己面前提到这个名字,他以为自己应该也忘了差不多了,没想到现在听到Mesut提起,他发现自己的心里还是会觉得很心塞。

看着沉默的André,Mesut今晚说了第二次的对不起后,离开了André的房间。他没有立刻回去客房找Sami,而是转动著轮椅到了屋外的庭园。他不确定到底是自己不想待在Sami身边,还是不想待在明明是两个人,却只有自己一直在自言自语的房间。 

感觉到Mesut离开了房间,André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摸索著走到了琴房,用他那白皙又修长的手指弹奏了一晚的 Ah, vousdirai-je, Maman。(注2)

 

作者我在结束的OS

大多数的人在知道甚么叫「爱情」之后,通常也会知道甚么叫做「烦恼」。

 

注1:伯富丽庄园(Burghley House)是英国历史当中伊利莎白时期(亦称为「黄金时代」)最富丽堂皇的私人宅邸之一,主建筑物从十六世纪兴建之后就没有做过太大的整修,每个房间布置和装潢十分华丽精致。 

 注2:Ah, vousdirai-je, Maman这首曲子是一首脍炙人口的名曲。这是莫札特在1778年的初夏停留巴黎时,为某一位女学生所作的曲子。曲中采用的主题旋律是来自一首古老的欧洲民谣,歌词的开头是「啊,妈妈,我要告诉你我的苦恼」,这是一首倾诉爱慕某青年的情歌。

评论
热度(10)
© T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