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K

Chaos (K24)-Ch4

作者我在开始的OS

喜欢看有笑点文章的我,应该是写不出甚么虐文的。这世界有时候分离不见得比在一起不好。就像破镜重圆固然让人欣慰,可是裂痕还是存在,在现实的生活中放不下的才是虐。

偶然看到一个网友在Loft上说因为自己的昵称而被点名,我觉得现在很多人都太极端了。每个人可以觉得自己是对的,可是没有权利强迫別人一定要认同自己。就像虽然现在大部分只看罗伊勒与胡花CP的文,可是有好文笔的作者的产物,我也是会看,会点讚和推荐。因为那已经是无关乎谁跟谁在一起或不在一起,重要的是作者大人的心思所呈现的成果让我很佩服,就这样而已。

一直说自己是TK粉,是罗伊勒con与胡花con,那并不代表就不喜欢其他的球员或是其他的CP。就只是舍不得看到他们几个CP或人儿在其他文里被虐,所以会割舍某些文不看。

 

生活还是要继续,人生不是只有看文和写文这两件事,也不是只有谁是CP谁不是CP这重点,自己开心与尊重別人的想法才是最重要。

 

Chaos (K24)-CH4

Ch4. 9月1日晚上 

4-1 西班牙  托雷多

在鹅黄色的灯光照射下,温馨的客厅里,Toni把他的脑袋瓜子搁在Mats的大腿上,无聊地玩弄著Mats的大手掌。Mats正专心的看着电视里有关英超集团的某项工程合作案的记者会。

“Mats~”

“嗯!”

“Ma~~~ts~”

“嗯!”

“Mats Hummels!” Tnoi终于生气的连名带姓大声叫著一直敷衍回应他的家伙。

“怎么了?我的大(脸)少爷?”Mats总算是低下头回应了Toni,但是一看到他生气时瘪著嘴巴的脸蛋变得更宽,心里实在很想知道,最近是不是又把他餵养的太好了?用手揉了揉他的金发,又捏了捏他的脸,眼睛笑的像只狐狸似的。

自从某一次被Toni知道Mats总爱跟其他人说自己是个宽脸少爷后,这位少爷就坚持一个星期都只吃沙拉和优格,还强迫Mats跟著一起食用,这让无肉不欢的Mats简直是生不如死。从此以后,Mats只会在心里叫他自己帮Toni取的绰号。

“今年换我们去慕尼黑找Lahmy哥哥好不好?我好想他喔!而且大眼蛙下午打电话跟我说今年的徳甲联赛会很刺激,我们可以请Lahmy哥哥带我们去看球赛。” Toni露出期待与兴奋的眼神撒娇的说着,双手也没閒著,一直晃著Mats的双手。但是他不知道,他的这个期待让Mats的脑细胞瞬间死了好几万个。 

“大眼蛙是谁?你怎么会知道Philipp在慕尼黑?”Mats突然用一只手抓住Toni的双手,另一只手按著Toni的脖子,用一种兇狠的声音的问著,眼神也变的锐利。

看到这样的Mats,Toni吓到呆住了。印象中,除了刚在一起生活的前半年,Mats对自己比较兇以外,两个人自从在床上发生第一次的关系后,Mats对自己的态度就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几乎都是轻声细语,又超级的温柔体贴,即便是在床上两人甜蜜时,就算Mats对自己再怎么饥渴,也不曾这样过。

愣了一会儿后,Toni稍微回过神,眼睛泛著泪光结结巴巴的说着,“Me….Mesut啊,他的眼睛大大的,不是大眼蛙吗?”

Mats似乎也察觉到自己的反应过大,於是松开了手,带着些许的歉意,语调变得稍微和善的说着,“我以为你偷偷摸摸认识了甚么奇怪的家伙,万一把你偷走,丟下我一个人,我怎么办?”只是尽管Mats嘴巴说的….挺恶心巴拉的,可是他的脸色依旧很难看。

不过对Toni现在这个没心眼的人来说,听到这样的回答,心里还是有股甜甜蜜蜜的感觉,擦了擦有些湿润的眼睛后,爬起身子跨坐在Mats的腿上,脑袋瓜子埋进他的肩颈,双手环著Mats的身体,小心翼翼地说着,“你刚刚吓到我了,我才不会偷偷离开你。”说毕,眼睛偷瞄著Mats的表情,深怕自己又说错了甚么。

“”那慕尼黑呢?Mats还是绷着一张脸。

看到Mats的表情依旧不像往常一样总是一脸温柔的微笑,Toni又把头埋进Mats的肩颈,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小小声的说着,“我上次玩球时,不小心把球踢进你的书房,然后看到你的书桌上放着去年Lamy哥哥寄来的圣诞礼物盒子,上面写著慕尼黑的地址,所以我…….”

Toni还没说完,Mats就将Toni推离自己的身体,让他坐到沙发上,自己则是站起身子,一脸严肃的盯着他的脸说,“你哪里都不会去,也不能去!你的家在西班牙!在这里!我会跟那只大眼蛙说的!还有,下次再进我的书房,你以后都不用下床了!” 

听到Mats用力关门的声音后,Toni继续维持同样的坐姿,但他的眼睛里似乎又有著闪闪的泪光。

 

4-2 德国  慕尼黑

Philipp背对着门,歪著头一边听着电话,一边用屁股左摇右晃著椅子,活脱脱就像个不安份的小学生,不知道他身份的人,应该都会被他给萌倒吧!Thomas Müller这个準DFB的接班人,此刻正从书房的门缝中偷偷地瞄著Philipp的背影,嘴上露出了自己都未曾察觉的笑意。 

这阵子两个人为了生日宴会和婚礼的事,两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Thomas原本打算回去柏林,他以为这么做会让Philipp低头,可是离开前,跟Lukas Podolski在大门谈了两个多钟头的人生后,Lucas说了一句话,Thomas决定还是继续待在慕尼黑和他的小松鼠Philipp继续缠斗。

Lucas说了甚么至理名言还是人生大道理了吗?不!他只是伸出带着手表的那只手,然后在Thomas的眼前晃了晃,用无奈的口气说,“你要赶不上飞机了!” 

“那就赶不上吧!我也没期望赶上啊!” Thomas耍帅的丟下这一句话,就又回头往DFB的大宅里去了。完全不理会在自己身后比著中指骂脏话的Lucas。 

其实Thomas压根儿就没想离开慕尼黑,否则以DFB的权势,私人飞机这种玩意对他来说就像是小时候的玩具一样,想要多少有多少,哪里还需要特意去订机位、买机票。也难怪Philipp从来都没把Thomas每次吵架后,负气地嚷嚷著回柏林这事儿当那么一回事。 

对Thomas来说,随着岁月的过去,他心里的小松鼠Philipp变得愈来愈有领导人的範儿,沉默、严肃与冷淡几乎成为他对自己以外的人唯一态度,特別是三年前的事情发生后。对于Philipp这样子的改变,Thomas一直很难适应,他常常想唸著当年的那只活泼可爱的小松鼠。不过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即便Philipp已变了一个人,Thomas对Philipp的情感只有与日俱增。对他这个讲求实际的处女座小孩来说,过去的时光是再也回不来了,可是他们还有大好的未来,不是吗?而这也是今晚Thomas又再度不怕死的来找Philipp的原因。

他可以勉强自己当DFB的接班人,如果这是Philipp的愿望,但是他绝对无法接受与自己共渡一生的对象不是Philipp。有时他去墓园看Toni时,他会有些羨慕Toni,起码他和Miro在同一个地方了,不管是天堂还是地狱。但是去看Andre的时候,他又会觉得自己是幸运的,毕竟André为了Marco付出了自己的生命,可是Marco爱的人却不是他。尽管Philipp从没跟Thomas说过喜欢他,但是Thomas很确定对方是爱自己的,不然为何每次甜蜜后,Philipp总会依偎在他的怀里,用他的小手指头在自己的胸膛画著圈圈,然后低声的说着,“我会在你身边的。” 

Thomas大概不知道,眼睛看到的和耳朵听到的不一定是事实。他也大概不知道偷听不是一个好的行为,所以,一直站在门口偷瞄著Philipp的Thomas很快地就再也笑不出来了。 

“Mats,你听清楚了,如果Toni不能好好安份的待在西班牙直到Thomas成为正式的接班人,那么你最好想想,你最珍惜的那家伙会以甚么模样送到你面前。” Philipp恶狠狠的说着。 

“Toni?哪个Toni?Toni Kroos吗?他不是死了吗?西班牙?Mats?到底是怎么一回事?”Thomas的脸色瞬间变的极度难看,忍不住开了书房的门并喊出声音, “Philipp!” 

Philipp缓缓的抬起头,,慢慢的转过身,看到了推门而入的Thomas。训练有素的他只是闪过一秒不到的惊讶表情,然后又回到没有喜怒哀乐的模样,拿着听筒说着,“就先这样吧!”

“Philipp!你刚刚是和Mats Hummels说话吗?你提到的Toni是Toni Kroos,对吧!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尽管Thomas仍然不肯定Philipp电话中提到的人是谁,但Thomas知道自己的直觉一向不会有错。 

“很晚了,你该去休息了。”Philipp又转回身体,收拾著书桌,他的回答让空气变的该死的沉闷。看着Philipp的背影,Thomas突然觉得很陌生,过了好几分钟,他还是像以往一样,妥协的先发话了。只是,这一次他不再像只哈巴狗似的低声下气。

“Philipp Lahm!我以DFB未来接班人的身份命令你,回答我刚刚的问题!” 

深吸了一口气, Thomas红著眼眶,压低声音一字一句的说着。没有人能体会,Thomas是以甚么样的心情说出这句话。因为,这句话背后所代表的意义,不仅仅只是一个领导人对部属的命令与要求,它更代表着Philipp和Thomas之间的隔阂又比以前更深更宽了。Thomas不知道Philipp是用甚么样的心情面对这个事实,但他明白,这比当初要他接受Toni 和André的死讯还要让他觉得疼痛! 

而听到那句话的Philipp,身体抖了一下,他缓缓的走到Thomas的面前,抬头看着这个深爱着自己多年的男人,心里百感交集,他一直守护的男孩总算是愿意长大了,尽管他并不是自己当初的首选。这一刻的Philipp觉得自己好像终于可以放下一个长久以来的负担,可是他却没有欣喜的感觉。

面对此刻看起来一副楚楚可怜模样的Philipp,Thomas差一点又要心软了,可是这次不行!Thomas在心里告诉自己,否则,是不是又会被Philipp耍的团团转。就像过去那样,相信Toni与Andre的死是为了让自己当上DFB的接班人,又或者就像现在这样,被迫放弃与自己全心全意深爱着的人分开,去娶一个他不爱的女人。

4-3 德国  多特蒙德

Benedikt静静的坐在客厅,他的眼神有些茫然。Marco Reus出乎他意料的,没有把自己关进牢房,而是叫人把自己安置在Mats当年在多特蒙徳买下的屋子,屋子的四周派了几个人看守着。 

难道他是想让自己当钓饵,让Mats来送死?Benedikt有些担心的想着,毕竟Marco一直把Andre的死归咎在Mats和自己的头上,却从不曾想过,伤透Andre的心的人是他自己Marco Reus和Andre以为是世上最好的朋友Mario Götze。 

看着屋子里的一切事物和摆设,Benedikt第一次觉得三年原来已经是那样的久远。从Andre满20岁后,他们所有人的命运又从一个黑洞跳到另一个黑洞。

在古堡的时候,Benedikt以为只要能离开,就看的到希望;在沙尔克的时候,他以为只要能和Manuel在一起,就看的到未来;当Manuel为了追求心仪的人而到慕尼黑后,他以为只要Mats是爱着自己的,那他就拥有幸福,人生也没有遗憾了。

而那些年一路走来的一切,看似漫长,回首时,才发现竟是那样的短暂。在Andre成年后,从Philipp、Mats和自己被Löw命令到柏林的总部召开四人密会的那一天起,他发现自己正一步一步走入无穷无尽的地狱深渊。他不知道到底自己这样没有感觉又没意义的人生甚么时候才会结束。唯一能让他感觉到呼吸还是有价值的一件事,就是看到Julian的身边有个真心爱他、宠他的Kevin。

他和Mats,就像Toni和Miro一样,好不容易在茫茫的人海里,遇见了自己喜欢,也喜欢自己的人,可是却无法白首偕老。不管是天人永隔还是各奔一方,无法在一起,再怎么相爱也是一种痛苦。

 

“碰!”

忽然一声玻璃瓶砸在地上的声音,把Benedikt从回忆里唤回到现实。Benedikt望向声音的来源,才发现Marco Reus正歪歪斜斜的走到他的面前。Marco还没靠近,Benedikt就闻到了一股浓浓的酒味与烟味,已经三年没有闻到烟酒味的Benedikt忍不住转头想呕吐,可是却被Marco粗暴的转回身子。还没回神,就被Marco用不知何时解开的裤头皮带给綑住了双手,踢倒在地上。

“我亲爱的Benni,怎么过了这么多年,你还是那样爱多愁善感啊?在想你的老情人吗?我也很想他呢!”Marco用手捏住Benedikt的下巴,用一种怨恨的眼神盯着Benedikt的双眼。

双鱼座的人通常都会双柔情似水的眼睛,常让人有种看着看着就会被融化掉的错觉。Benedikt就是这样的人,虽然不像Andre一样,有著一双湛蓝如海的眼珠子,可是和他面对面的人,常常会有一种面对圣母玛莉亚的错觉。

Mats Hummels,Benedikt的爱人就曾经说过,他迷恋Benedikt Höwedes的所有一举一动,可是他最锺爱的,是Benedikt用那水汪汪的眼神取代任何言语表达他心思的时候。 

一直盯着Benedikt那双美丽眼睛的Marco,也许因为酒喝多了,此时此刻的他竟然产生了幻觉,把在他面前的Benedikt,当成了André Schürrle,一个在自己失去他之后,才真正知道自己到底有多爱他的家伙。 

Marco突然双膝朝地跪了下来,“André ….André …我好想你,你知道吗?我爱的人是你,一直都是你,为甚么不相信我?”Marco搂着Benedikt哭喊了起来。 

看着这样的Marco,Benedikt愣住了!当年他们每个人都以为Marco喜欢的是Mario,爱的人则是他自己Marco Reus,可怜的Andre不过是他为了权势而拿来利用的棋子,所以对于André 的死,虽然没有人怪罪Mario,可是矛头却都一致指向了Marco。尤其Benedikt被软禁的期间,偶尔Julian和Kevin来陪他时,听到Kevin说起Marco在André 死后的种种风花雪月的事蹟,更让Benedikt对André 为Marco的付出感到不值。可是现在这个成為害死André 的众矢之地的人兒就在自己的面前哭的痛澈心扉的模样,Benedikt不禁怀疑大伙是不是都误解Marco了,包括了为他而死的Andre。忘了双手被Marco綑住,Benedikt有种想抱住他拍拍他的背的想法。

但这想法立刻就消逝了,因为Marco又突然停止了哭泣,应该是恢复了清醒。他双眼狰狞的看着Benedikt的脸蛋,用著他标志性的习惯,歪著嘴痛恨的说着,“Philipp说Andre没死,这怎么可能?当年是我抱着他下葬的,他全身上下我熟悉到不能再熟悉,我怎么可能认不出来。他以为他这样说,我就会让你好好的回到Mats身边吗?作梦!” 

拉住了Benedikt胸前的T恤往自己身上靠,Marco 歪著头瞇著眼精,又是一个标志性的邪恶的笑容,在那笑容里夹杂著发自心底的怨恨,慢慢的说着,“就算得把你交给Mats那个混帐,也是在沾了我的味道以后!我会把所有的一切都加倍奉还给你们,让你们两个一辈子都忘不了!”

扯破了Benedikt的衣裤,那一夜,Marco Reus疯狂的在屋子的每个角落里,竭尽所能的羞辱着Benedikt,不知道为甚么,他总觉得他的Andre一直用他那双水蓝蓝的眼睛默默的看着他对Benedikt所做的一切。

 

作者我在结束的OS 

所有我会写的CP爱情故事,会统一可能是放番外,也可能是放在正文的某一章里呈现。脑袋还很混乱,需要在思考一下。放上那些CP们的爱情故事时,才会正是打上属于他们自己的Tag,尊重他们的爱。~是说…有些CP我还真不知道他们的Tag是啥?因为好像是我自己的想像罢了!

评论(2)
热度(9)
© T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