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K

Chaos (K24)-CH3(续)

作者我在开始的OS

很喜欢「傲慢与偏见」这本书呢!想了很久,还是决定用女主角的家园当以后某CP的………看下去就知道啦~^^

第三章还没结束啊~这章结束

 

Chaos (K24)-CH3

Ch3. 9月1日上午

3-3 德国  多特蒙徳 

Manuel Peter Neuer开着车前往多特蒙徳,那是他这趟行程的中继站,一个他不但得去,而且还得带一个他真心不想带的人儿去的中继站。至於他自己这趟行程的终点站并不是盖尔辛基。 

可是Jérôme Boateng也没有说错,Manuel是要回盖尔辛基一趟,也的确是会带着Benedikt Höwedes,只是两人的终点站并不相同,而这件事自然是不能让Julian跟其他人知道的!

Benedikt对于自己的终点站就是DFB的多特蒙徳分部这件事有些无法理解,所以在车子抵达多特蒙徳分部的停车场后,Benedikt打破自出发以来保持的沉默,转头面向Manuel,这个他少年时期所单恋过的男人,对他提出了心里的疑惑。 

“Philipp到底在想些甚么?”也许是昨晚没睡好,Manuel一路上一直在想着昨日与Philipp的对话,心里感到一阵烦躁,脸色也不是很好看,自然也就没有注意到Benedikt提出的疑惑。 

看着不回应的Manuel,脸上还皱著眉头,Benedikt觉得心里有些难过。这个曾经是DFB在盖尔辛基成立的沙尔克分部的领导人,虽然如今曾为了阶下囚被软禁着,但是心里还是保有那么一点自尊的,所以决定不再询问,又回到原先沉默的样子。

 

其实Benedikt 与Manuel虽然差了两岁,但是两个人从小在古堡的训练时期就睡在同一寝室,甚至还同床了几年,直到Julian Draxler也和他们同寝室后,因为Julian超喜欢黏著Benedikt,两个人才没有再睡再同一张床。但是两人的情谊从未受到影响,特別是Manuel总爱在训练的时候守护在Benedikt身边,让Benedikt觉得很有安全感。后来两人先后通过测验离开了古堡,而且竟然都被分派到DFB沙尔克分部,这对Benedikt来说,能在沙尔克分部重逢,他以为这一切应该都是上帝的安排,意义非凡。 

从小Benedikt对Manuel就有著较不一样的情感,随着年龄的增长,两人共同经历一些任务后,Benedikt对Manuel的情感也慢慢的变调为爱情。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这一切都只是Benedikt单方面的一厢情愿罢了。Manuel始终都只把Benedikt当成是弟弟般的对待,甚至在几年后,因为喜欢上了某个家伙而申请转调到慕尼黑分部,这让Benedikt伤心了好一阵子。再后来,因为接班人的竞争,又发生了许多事。如今,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不但无法再回到过往的亲密与分享彼此的心事,甚至还走到现在这样的局面。

 

两人下车后,一前一后的往多特蒙徳分部的顶楼走去。Benedikt望着这栋自己曾经自由出入的像是在进入自己家厨房的大楼,突然感觉到陌生,有种想调头离去的冲动。 

而Manuel还在想着昨天的事,不自觉的叹了口气。

Philipp要他将Benedikt带去给Marco Reus或Mario Götze,然后要自己去西班牙找Mats。这四个人都是他在这三年来不想面对的人,可要求他的人儿却是全世界他唯一无法拒绝的人,Manuel真心觉得无奈! 

Philipp离开后,他想了又想,决定先打电话给Mario。

“Call me baby……”果不其然,这家伙的电话铃声又是JB的,Manuel叹了口气(他最近很爱叹气><”)。

“Manuel?怎么你也打电话给我?”

“你在说甚么?我完全听不懂,说人话!”Manul被Mario的问话给搞得莫名其妙。

“Philipp才刚跟我讲完电话,他要我明天回慕尼黑。可能又有任务了吧!”

“….…….”Manuel带着一脸的疑惑听着,不过他没有做出任何的回应。

“Manuel! Manuel! 你有在听我说话吗?”线上另一端的Mario大声的喊着!

Manuel没做任何回答,直接掛了电话,又立刻拨了电话给Marco。 

电话很快就被接通了,一个嗲声嗲气的女人接的,背景有著吵杂的音乐,和另一个女人的…..床叫声。 Manuel听着听着,觉得有点火大。这小子又再放纵了吧,可怜的Andre!

“叫Marco听电话!”

“Reus少爷在忙,他-“

“跟他说DFB!”不想再听到对方嗲声嗲气的声音,Manuel粗暴的说着,果然很快就听到Marco一副喝醉的迷茫声音。

“谁啊?老子今天不接任务!”Marco不客气的说着。

“今天也没任务,是明天!Philipp要我明天带Benedikt去你那儿。” Manuel不想跟一个醉鬼多扯些甚么,直接说出了联络的目的。

 “Benedikt?带他来干嘛?你不怕我把对Mats的怨恨都报复到他身上吗?到时候,你们就等着帮他收尸吧!”Marco歪著嘴笑的特別邪恶的说着。 

Manuel深呼吸了一口气,忍住想骂人的冲动,咬牙切齿的说着, “Philipp要我转告你,他说他不会让你白白养个閒人。 ” Manuel停顿了一下,有些犹豫著,但还是说出他自己也怀疑的一句话,“Philipp要我转告你,……. Andre没死。”

Manuel同样不给Marco回答的机会,说完就立刻就掛了电话。

 

多特蒙徳的大楼里,跟往常一样,人来人往,没甚么两样。但是,平常空著的顶楼办公室里,今天出现了一位金发男子,他正对着整面的玻璃窗发呆。昨天Manuel电话里通知的消息,让这位平日风流倜傥、又特別注重打扮的帅气男子完全变了个样。虽然没有蓬头垢面,但是往日会用发胶固定的头发,今日却蓬松散乱着,身上穿的也不是笔挺的西装,而是一件邋遢的T恤和牛仔裤。 

“Andre,你真的还活着吗?如果是真的,为什么不来找我?”这位金发男子自言自语著,然后整个人往后瘫坐在椅子上,準备等着今天的两位客人来临。不!是一位客人,另一个家伙,则会是他等待已久的囚犯。想到这里,Marco Reus原本迷濛的双眼,突然变的锐利与兇狠。

 

3-4 英国  葛鲁姆布里吉庄园(Groombridge Place) 

位于英格兰南部肯特(Kent)及东萨西克斯(Sussex)的边界,有矗立著一座美丽的庄园。这栋庄园环境幽静,园中的砖房前有个壕沟,四周则是宽广的庭园。这里不仅有如诗如画的旖旎风景,还可以观赏到许多种类的鸟类生态。 

如果每天早上可以漫步在庄园中,那么你能隐约听见房子里传出钢琴的练习歌曲,虽然不知道弹钢琴的人儿是甚么样子的人,但是从琴声判断,那应该是个有著悲伤故事的人儿。 

但是今天早上,庄园里显得异常寂静,没有出现往常的琴声,倒是车库里多了两辆高级的劳斯莱斯。

 

房子里,四名男子散坐在起居室里,各自有著不同的表情。 

“Per,有什么事不能在伦敦说,一定要来这里?”一个有著一双大眼睛的男人,坐在轮椅上,脸色难看的问著。

“我亲爱的Mesut,这件事和Andre有关,当然是要来这里说啊!难不成让他到伦敦找我们吗?”四个男人中,身材最为高挑,长得一副讨喜的脸蛋的男人走到了坐在轮椅上的Mesut后方,拍著他的肩膀说着。 

Mesut不耐的拨开对方的手,将轮椅往起居间里另一名也是身材高挑的黑发男子的方向过去。 

“Per, 我已经跟DFB没有任何关系了,这是Lahmy哥哥当初答应我的!”房间里,一个有著金色鬈发的男子倚坐在窗台上,疑惑的说着。这名金发男子的肤色异常的白皙,窗外的阳光洒进来照射在他身上,让人会产生这名男子全身在发光的错觉。不过,更引人注目的是,这名金发男子有著一双湛蓝如海,但是却没有灵魂的美丽眼睛。

 

而这名叫Per的男子没有对金发男子的问题做出回应,反而是给自己倒了杯红酒,原本嘻皮笑脸的表情变得有些严肃,他盯着至今还未开口的男子说,“Sami,过几天我就得回德国一趟。你知道的,九月到了!Philipp应该在最近也会和你联络。我希望你回德国前,先把Andre和Mesut送到Mats那里,因为在接班仪式没有完成前,Philipp应该不可能会让Mats回到德国!”

“我们还是可以待在英国啊!为什么一定要去西班牙?”Mesut不满的问著,他实在是不喜欢Per这种老大哥的态度。 

“因为我不希望再发生第二次的悲剧,就这么简单!”Per对于老是针对着他的Mesut,有些怒气的回答著。他无法理解为甚么Mesut这么讨厌他?

 “是因为你无法信任Philipp吧!你担心Toni和Andre这次不会再那么幸运了,对吧!”一直保持沉默的Sami总算是开口说话了,语气甚是冷淡。然后他站起身子,走向了Per,盯着他一会儿后,又走向了Andre,换了一种语气,就像是一个做哥哥的对着疼爱弟弟有所请求的语气,伸手握着Andre的肩膀说着,“Andre,我想你还是跟我们去西班牙吧!等九月所有的一切都结束,我再带你回来,好不好?而且你跟Toni也有三年没见面了,所有的恩怨都该随风而逝了,是不是?” 

面对着如同兄长般的Sami一连两个问句,Andre有些犹豫。虽然先前从Sami和Mesut的谈话中知道现在的Toni已经失去记忆,并且被医生判断只有16岁少年的心智,但是一想到过去曾经被称为「魔王」的Toni,Andre还是有些抗拒。 

“对啊!你们都三年没见面了,他现在那个样子,又被软禁着,几乎没甚么认识的人,又老是Mats欺负,很可怜的!”Per在一旁加油添醋的说着。 

对于Per的话,Mesut觉得有点想吐,天知道Toni有多喜欢被Mats欺负!

“Mesut也说想见见Toni,就一起去吧!”Sami不理会Per,又说了一句。

“想见见Toni!是你想见吧!谁想见他了!” Mesut在听到Sami的话后,不以为然的小声的说着,不过还是被离他比较近的Per给听到了。 

Per不动声色的忽略了Mesut那句话,然后没等众人的同意,Per自己就为其他人去西班牙这件事做了结论,“总之,我已经让Shkodran 先回西班牙跟Mats说这件事了,你们这几天準备好就动身吧!”

“你以为我们是Shkodran吗?平常要当个让你呼之则来,唤之则去的魁儡,还得兼当你发洩生理需求的充气娃娃!”Mesut生气的回应著,没注意到在场的其他三个人脸色大变,特別是Andre的脸色,原本就已经异常白皙的脸蛋,如今更是惨白如死人一般,有些吓人。 

“我去庭院晒晒太阳,西班牙这件事就听你们的吧!”Andre抓起了身边的枴杖,踉踉跄跄的离开了起居室。 

Mesut似乎也察觉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於是也跟著离开了起居间。 

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Sami倒起了一杯红酒,一口饮尽后问著,“你应该还有话要说,是吧?听说你让Lucas先回德国报消息,我不明白为什么你要这么做。” 

“就像你说的,我不信任的是Philipp。当年我们都被他耍的团团转,才会有那么多的悲剧发生,我只是希望这一次大家不要再重蹈覆辙了。你只需要先让Mesut和Andre去找Mats跟Toni,剩下的我们在德国碰面后再说。我应该会先去慕尼黑,再去柏林。Sami,你必须相信我,因为这是我们唯一可以扳倒Löw的最后机会!(原谅我必须在这文里,把Löw妖魔化啊><”)” Per难得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而且还是很严肃的语气说着。 

Sami沉默不语,「信任」这两个字早在古堡成长的时期,就开始慢慢被自己从心里磨灭了,尽管曾经有一度他又开始有了这样的信念,但是在三年前的悲剧发生后,他就完全将这两个字从自己的字典删除。

“今天Julian和Kevin会去伦敦,我应该也会叫Shkodran跟Mats联系后,再回来伦敦一趟。Julian这家伙,愈大愈精明,不枉他曾跟著Benedikt混过!” Per不理会Sami的沉默,又倒了一杯红酒说起了另外一件事。 

“好吧!这几天我就带他们两去找Mats,其余等到了德国碰面再说吧!” Sami用一种甚为严肃的语气为今天的聚会作最后的结论。 

Per看着Sami,放下了酒杯,然后伸手抱住了Sami,也跟著严肃的说着, “保重,我的兄弟!”停顿了一会儿,他还是说出那四个字, “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 Sami在心里重覆说着。待在古堡的最后那个晚上,Sami对于这四个字有些害怕,因为对他来说,这四个字在进入古堡的第一天后,就变得无比的珍贵无比。

 

作者我在结束的OS

3-1忘记说:

曾经问了大约十个魔羯座的男生,最爱甚么颜色,他们的回答不是粉红色就是红色,让我吓了一跳。翻了一些书后才知道,就像夏天生的小孩喜欢蓝色与白色,冬天生的小孩,因为比其他季节出生的小孩,更需要温暖,所以都会比较偏向喜欢暖色系,这也是为甚么Toni的房间我想了又想,还是决定写为粉红色的原因。 

世界杯期间,Toni进球时,看到的画面都是他跟大部分队友的拥抱,可是有那么一次重覆看比赛的时候,发现在萤幕下方的一个小小小小的部分,拍到了Mats为Toni喝采的动作,觉得超级有爱。还有就是.......我们的胡总世界杯中进的两颗球,都是Toni助攻!后来在某位博主的网站上看到了Toni某一场比赛上树Mats的照片,觉得超级有爱,所以就决定让Mats和Toni来个小小的爬墙。

评论(3)
热度(10)
  1. karolineTK 转载了此文字
© T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