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K

Chaos (K24)-Ch2

标题在CH1中拼错了,可是好像改不掉(自啪~><”)

 

作者我在开始的OS

故事的内容就像标题一样,是混乱的、杂乱的、毫无章法的。所以选择了『不毛地带』这部日剧里的片尾曲(注1)来当CH2开场的音乐,希望自己在写这篇文时,心境可以像剧中所拍的那样,映入眼帘的就只是一片到底的霭霭白雪….和一个身影。然后透过这样的方式让自己的心灵沉淀后,可以完成这篇文,将它送给这个属于2014独一无二的夏天的自己,并让它有个自己会觉得满意的结束。

 毕竟我也明白,也许我还会有更多的夏天,DFB也会有更多的比赛,可是只属于2014年的夏天的这场特定的DFB成员的球赛(FIFA World Cup),结束了,也不会再重现了。

 

Chaos (K24) 

Ch2. The Beginning- Tom Traubert's Blues

 

德国 DFB总部-柏林 

在戒备森严的DFB总部面向东方的顶楼房间里,一个正值壮年的男子正在与死神拔河。尽管他知道最终他会是输家,但还是贪婪的希望可以有多一点的时间,把该嘱咐的事情都说完。因为DFB曾经创造与拥有过的荣耀就是在他的手里发光发热,并到达了颠峰,可是也在他的手里一步步的迈入黑暗的谷底。可是即便他再怎么所向无敌,又怎么样的雄心壮志,没有人可以赢过死神的!

“Löw, 我真得很不甘心!我真的不想死!我还有那么多事情和愿望还没完成!我真的不想死!”男子虚弱的说着,与往日意气风发的样子截然不同,看得让人不忍。

“Rudolf, 別说了,好好休息,你不会死的。” Löw握着男子的手,擒著眼泪的说着。 

“让我说吧,我怕没机会说了!你们知道的,我一直希望能再造DFB的荣耀,可是我也知道至少在我们这一代是无法完成这个梦想的,所以我计划并模仿SM集团,打算从年轻的一代开始培养,不管是未来的DFB接班人,还是辅佐的菁英人选。如果不这么做,DFB不只是势力会逐渐削弱,我担心有一天它会整个被消灭。” Rudolf一口气说到这儿,总算是停了下来,喘了口气,,看了看身边的两个男人后又继续说着。 

“我利用了一些关系在FIFA医学机构那里拿到了一些优秀人才的基因,并让DFB里的那些科学家去进行配对,培育试管婴儿。我请他们帮我配对了好几组实验的胚胎,目前实验还在进行中,成功的机率并不确定。如果这次的胚胎配对全盘失败,你和Klinsmann绝对不能放弃,一定要继续让这个实验继续进行直到成功为止。”说毕,Rudolf看着天花板,不知道是不是在等待身边两个人的回应。 

Löw和Klinsmann很是惊讶Rudolf暗中进行的计划,但是彼此却只是交换一个眼神,没有对Rudolf的谈话有表示任何意见。这个多年的战友总是有著出乎他们意料之外的计画,只是这一次真的是太出乎他们意料之外了。 

看着两个人没有想表示意见的模样,Rudolf 并不在意,眼睛却变得炯炯有神,接下来说话的语气也变的有些兴奋,“实验还没成功前,你们现在须要先做一件事,先帮未来的DFB接班人物色并培育出优秀的辅佐菁英,让他们和未来的接班人一起为DFB奋斗,让DFB回到我们曾经创造过的荣耀,或者是创造更高的荣耀!” 

说到这儿,Rudolf吐了一口血, Löw和Klinsmann赶紧叫护士与医生过来,并作势要Rudolf休息。只是原本点头的Rudolf突然想起甚么,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用力抓住了Löw的手臂,急切的说着,“Löw,还有一件事,这很重要,那些试管婴儿的基因里,有一些是有重叠的,反正接班人只能有一位,所以如果成功的数量超过一个,经过比试后,剩下的….剩下的…”还来不及说完,Rudolf再次吐了一口血,然后就进入了弥留的状态了。.

 

德国 海德堡 

海德堡,位于法兰克福以南100公里,有奥登林山在旁,是内卡河流入莱茵平原的交会口,更是德国最古老的大学城。依山傍水的海德堡,人文气息浓郁。

这个以气质取胜的城市,仿佛有著咒语般的力量,使最美的东西得以保全。当年DFB将德国各地蒐罗来的儿童,安置在海德堡这样一座充满学术气息的城市,无非就是希望能锻鍊出优秀的人才,用以辅佐DFB的领导者,带领著DFB成为世界之巅,并永恒的停在世界之巅,无人能及。

可是这群DFB的元老们也许在血腥的环境中生活久了,以至於他们忘记了,或是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海德堡也是一座著名的浪漫之城。无论在德国境内或其它地方,海德堡一直是人们心目中德国浪漫主义的象征地,它美好到连著名的浪漫诗人歌德说都将心遗忘在海德堡。

歌德在古桥畔惊讶的讚叹著,”我在这里所看见的,真是个美丽的新世界啊!”

大文学家马克•吐温也说海德堡是他到过的最美的地方;而诗人艾辛朵夫曾为海德堡做颂;韦伯索性住在海德堡完成他不朽的乐章。

 

DFB在这样一个集合了文化与浪漫的城市里,却制造出了属于黑暗的一面,让这个混合不同元素的城市里,属于DFB世世代代交替的故事里,有著不同的故事内容。而属于这一篇主角的故事,又称为 “Chaos”的故事。 

DFB这个组织发源于德国,在欧洲各地有著许多分部机构,他们跨足了许多产业,也拥有黑手党的势力。这近百年来,透过与其他组织争夺权力与瓜分利益的方式,DFB逐渐成为欧洲的龙头之一,当然这中间也历经过几次的盛衰。

人类的欲望总是无穷无尽的,所以每隔四年,全球各地颇具规模的帮派组织的领导会率领跟随着他们的菁英聚首在特定的城市一个月,开始进行各产业市场的势力角逐。在经过这段期间的角力后,依照各帮派组织最后竞争的结果,重新划分市场的范围,特別是珠宝、毒品与枪械市场。DFB曾经几度成为全球各组织中的最大龙头,但是后来又被其他组织迎头赶上,也因此DFB开始了所谓的菁英培训计画。

 

每年DFB都会从各地蒐罗近百位的儿童,将他们安置在海德堡的一座古老城堡里进行训练,并让他们在古堡中成长至成年后,以测验的方式进行淘汰。

Löw和Klinsmann相信,Rudolf所蒐集到的试管婴儿的基因,必定会是超级的优秀,所以,他们俩人在Rudolf死後决定,必须以不一样的方式培育出能追随着未来的接班人带领DFB独领风骚的辅佐精英,也因此制订了“Chaos”这项计划。 

配合这项计划,Löw和Klinsmann针对一批特定的孩童做了不一样的配置与规划。这群被列入 “Chaos”计划进来的孩子们,他们所接受的磨练与训练比以往都还要来的更加艰难而残酷。这些孩子们进来时候,学习是依据年龄层分类,但是宿舍的分派一般来说却是随机的。哪间宿舍还有空房,就将新进的儿童分別塞到那些房间里,透过单人格斗与团队合作的模式训练,不再循著以往中规中举的教育方式培养DFB的菁英份子。

在这项计划下,在DFB古堡成长的孩子们学习的第一课就是要懂得“弱肉强食”与 “适者生存”这两个道理。然后直到这些孩子们成长到15至18岁时,就必须依教练们的安排,开始经历一层层地狱般的考验。这些考验有学识上的测验,也有体能上的测验;有单打独斗的格斗测试,也有团队小组的任务考验。经过所有测验后,合格的成员才能真正的离开这地狱般的古堡,依其测验的结果与个人的特性及专长分派到隸属于DFB全球各地的机构中执行各项被分派的任务,直到他们不再拥有了呼吸的权利。

 

那些没有通过考验的孩子们呢? 

在古堡后方的山丘里,有著一个只有DFB的人才知道的祕密之地-”骨山”。那些在这里成长或是参加测验过程中的孩子,如果接受不了考验或是抵达不了终点,他们就失去了人生中唯一拥有的自主的权力-呼吸。而这座骨山则是他们的长眠之地。

每个被带进DFB的孩子们,进到DFB的第一天,第一个参观的地方,就是骨山。他们必须牢牢记住骨山的管理员用著没有抑扬顿挫的音调对他们说着,“从你们进来古堡的那一刻起,人生只有两个选择,选择想办法离开,或是选择与这堆骨骸长眠。” 

每个通过测验,并被分派到各地的青年们,在离开古堡时,都会听到管理员再次用没有抑扬顿挫的音调对他们说着某位文学家的名言(注2),“Life is C between B and D”-人生是B与D之间的C-choice(选择), birth(出生) and death(死亡),然后再与他们拥抱別离。

 

後話

其实Löw和Klinsmann在一开始培训成功的试管婴儿时,他们以为当年Rudolf来不及说完的话,指的是如果胚胎的成功样本超过一个,那么就只能保存一个成功的样本。但是在培训的过程中, Löw和Klinsmann跟著这几个接班人选与被挑选出来的那群所谓菁英的孩子们一起成长时,Klinsmann认为他们也许猜错Rudolf交代的最后一句话所代表的意涵,但是Löw并不认同,俩人最后分道扬镳。

 

Klinsmann选择离开了DFB,独留 Löw带着无法里解也无法谅解的心情,一个人和这群孩子们继续往前走。直到几十年后某个专属DFB的正式墓园中,墓碑一个个悄悄的被立起,上面刻著的名字都是比自己年轻许多的生命时, Löw回头看了看这段由大伙的血与泪反反覆覆所交织的岁月故事时,他才第一次觉得或许Klinsmann是对的。.

 

可是人生也好,岁月也罢,有哪一项是能 “重新来过”?对两人来说,逝者已矣,却已无来者可追。

 

 

作者我在结束的OS:

先将这篇故事的主角,也就是“Chaos”这一代的精英成员的排列出来,这个排列只是在于特別将他们的年龄差异整理出来,方便写文时的逻辑不会乱掉,而不是单指这故事发生时的特定年龄。从菁英的名单中应该很容易就能猜出来哪些人是接班人的人选名单了。

 

18岁:Philipp Lahm、Bastian Schweinsteiger

17岁:Per Mertesacker、Lukas Podolski

16岁:Manuel Peter Neuer

15岁:Sami Khedira

14岁:Benediktdikt Höwedes、Kevin Großkreutz

13岁:Jérôme Boateng、 Mesut Özil 、Mats Julian Hummels、Marco Reus

10岁:Christoph Kramer

9岁: Shkodran Mustafi、Mario Götze、Erik Durm

7-8岁:Julian Draxler、Matthias Lukas Ginter

 

 

注1:Tom Waits - Tom Traubert's Blues (Four sheets to the wind in Copenhagen)汤姆魏兹──汤姆托伯特的蓝调 (烂醉哥本哈根)。歌词就不再另外提供了,喜欢的人或是想感受意境的人可以去搜寻。

注2:据说这为文学家就是英国文豪William Shakespeare

 

评论
热度(10)
  1. karolineTK 转载了此文字
© T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