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K

Chaos (K24)

作者我在开始的OS:

2014的整个夏天都在重覆的看着FIFA的德国场的比赛,也因为平常少看,所以跟大部分平常就有注意他们动态的人相比,我对CP的感觉就会比较不是那么相同。一开始只是标标準準的TK粉,来到Loft后,对于胡花和罗伊勒/许伊斯这俩对CP有莫名的大爱,所以在文少又不想看到这俩对CP被拆开的情形下,於是决定自己也来写文,纯当自娱。

 

可以遇到同好的话,当然会很开心,如果是非同好的话,就请不要自找麻烦的看文。看到雷的部分,要开骂或批评之前,可以先想想富兰克林的爷爷说过的话,『自找麻烦就是罪有应得』。

 

Tag就只表示我的故事里,一定会有最爱的TK和俩对CP。

---------------------------------------------------------------------------------------------- 

Choas (K24)

 

Ch1. The Endless Love - Devoted to You

 

有些故事的结束就是故事的开始。(注1)

 

“Jule!Jule! Jule!你回答我!回答我!!! Jule,你不要吓我,求你~”

 

一阵混乱的枪响后, Kevin终于在一团混乱中,看到了满身是血倒在地上昏过去的Julian。看到这样的情景,他整个人的脸都变成灰白色。他冲过去抱住Julian,发现Julian似乎已经没了气息,心里顿是一紧,终是掉下了男儿泪,疯狂的呼喊着Julian的小名,那个只有他们俩人甜蜜时才会呼唤著的小名。

 

几秒后,Julian似乎有了些反应,他缓缓的睁开眼睛,看到了抱着自己,着急得掉泪的Kevin, Julian罕见的对着Kevin露出了温柔的微笑,可眼睛却也跟著蹦出了几滴泪水。

 

“Kevin…” Julian虚弱的叫著Kevin的名字,一只手想抬起搭在Kevin的胸前,却又立即滑落,仿佛身上的力气已被抽尽。

 

看着平日对自己老是张牙舞爪又呼来唤去的爱人,如今几乎没有任何生气的躺在自己的怀里,Kevin除了心痛,还有的是更多的害怕与慌乱。他害怕著下一秒Julian是不是就会离他远去。尽管他不是没有想过这样的事会发生,但却没想过是在这样的时候发生。

 

“Julian,你先別说话,我立刻找医生来帮你处理伤口。不要忘了,我们还要再回去Concord一起看枫叶。乖~” Kevin用著颤抖的声音温柔的说着,眼睛里的泪水还是止不住的狂流。Julian闭上了眼睛,不再说些甚么。

 

接下来的片段,Kevin没有任何的记忆,等到他脑袋终于可以思考时,他已经在

DFB的私设医疗室外等待着Julian的手术结果。Benni和Mats在一旁陪伴著他,他完全想不起来这两个人何时出现在自己身边,但他也没想知道,他唯一关心的,就只有手术室里那个让他爱到刻骨铭心的小家伙,那个明明小了他快六岁,却老爱装成熟的小家伙。

 

Benedikt和Mats紧紧握着对方的手,看着Kevin靠著墙壁,一句话也不说的盯着手术房的门,两个人想不出能对Kevin说些甚么,只是沉默的在各自的心里想着这些年来的人生。射手的Mats想着,这些年来所有的一团混乱,是不是就在今夜的枪响中全部结束?而双鱼的Benedikt则是想到了英国一位重要的浪漫主义诗人威廉‧布雷克在他的某一篇诗集中写下的诗句:

『每个夜晚,每个早晨,有人生来多灾多难。

每个早晨,每个夜晚,有人生来甜蜜温暖,有人生来长夜漫漫....』

 

然而不管是Benedikt还是Mats,俩个人都已经不想再去想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了!

 

“Sami呢? Mesut也在手术房中,他怎么没在这里等消息?难道他喜欢的人真的是Toni?”Benedikt四处张望手术房外后,向Mats提出了疑问。Mats选择了继续沉默, Toni已经死了,再说甚么都没有任何的意义。而他自己也不打算和Benedikt提起过去这三年自己与Toni生活的点点滴滴,就算会提起,也不会是在与Benedikt刚重逢的这时候。至少,得等一切都真的结束的时候,或是一切都重新开始的时候。

 

Benedikt没再多问,因为手术房门已被打开,他同Kevin急切的往医生的方向走去,刚想开口问Julian的状况,医生已经严肃的对着他们俩人搖着头。

 

“我帮他打了一些药剂,他应该还有一些不算短的时间,你们可以去跟他告別了。”医生沉重的说着。虽然在DFB已经看多了年轻生命的消逝,可是今夜送进来的都是DFB的精英。

 

“Julian有提到他想回去海徳堡,你们如果愿意,可以帮忙Kevin先準备一下。”和这几位DFB精英也算熟识的医生看着Kevin冲进去手术房的背影,转头对着还没进手术房的Benedikt与Mats说出Julian交代的心愿。

 

Benedikt讶异的听完医生说的话后,终于眼角还是流下了泪。他低下头擦了一下眼泪后想了想,然后对Mats说: “麻烦你去备车吧!我进去帮Kevin带Jule和你在门口会合。”即便知道在DFB这样的环境里,本该看透生死,但Benedikt对于人生几乎有一半的时间是在自己身边的Julian发生这样的事,心里仍旧感到难受。

 

Mats原本想将Benedikt搂进怀里安慰,但是抬起的手还没搭到Benedikt的身体,在空中迟疑了一下后选择放下,然后转身离开去备车。他没注意到Benedikt对自己的举动的失落眼神。

 

将车子开到门口,Mats发现天色已经渐渐明亮。清晨的阳光温和煦煦的照在大地,空气中带着一点雾气,似乎昨夜发生的混乱所造成的一切还随着这雾气弥漫在空气中。他坐在车里等着Kevin和Benedikt带着Julian过来,这时的他也想起了Benedikt在手术房里想起的曾对他提起的诗句,他叹了一口气,他不知道他们这群人里,哪些人生来多灾多难?哪些人生来甜蜜温暖?哪些人生来长夜漫漫?他有点想念Toni的宽屏脸和那纯真的笑容了。

 

“或许问问Thomas和Andre可不可以把他和Miro葬在一起。” Mats自言自语著,没注意先来到车旁的Benedikt正用一种疑惑的眼神看着他。

 

到达海徳堡后,Mats把车停在涅卡河畔,此时太阳已经高掛在天上了。Benedikt帮著抱着Julian的Kevin下车,然后他和跟著下车的Mats倚著车子,看着Kevin抱着Julian慢慢的走向Alte Brücke(老桥) 。俩人不像以前那样的靠著对方,或者说Mats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能在像以前那样搂着Benedikt。

 

虽然才九月,又将近中午,但气候还是有些凉意。Kevin找了地方坐下,把Julian身上的毯子给裹紧,然后将他搂在自己的怀里,让他的背部贴着自己的胸膛,就像每个和他甜蜜后的夜晚一样。Kevin静静的陪着Julian看着涅卡河的河水在阳光下闪耀波动,双手抱着Julian的力度却愈来愈强烈。

 

“很多人说海德堡是许多新婚夫妻度蜜月的首选,我以为我们也可以有那么一天。”突然Julian开口说了话,但是却失去往日洪亮的声音,只能有气无力的说着,可是他的眼睛不知道是不是反映出波动的河水,闪着著一丝丝的光。

 

Kevin心一紧,抱着Julian的手颤抖了一下,然后将他更往自己的怀里带,仿佛想将Julian整个人都揉进自己的身体里,这样Julian就会永远和他在一起,不会分离。

 

“我的Jule,我们会有这么一天的!等你好起来,我们就办场婚礼,Marco说有些地方是可以让同志举办婚礼的,然后等婚礼结束,我们就来度蜜月,好不好?” Kevin哽咽的说着,说话的口气比以往更加的温柔与宠溺。

 

“不好,一点都不好。就算有那么一天(指婚礼与蜜月),和你来的人也不会是我了。”Julian少见的撒着娇说着。听着Julian撒著娇的语气,如果是在往日,Kevin铁定会欣喜若况的到处张扬,可是这时的Kevin却听着难受,他宁可他的Jule跟以往一样的跋扈张扬。

 

“Jule….我爱你!我只爱你,你知道的!我爱你!”Kevin心痛的说着,发抖的嘴唇轻轻拂著Julian的额头。没有人或机器可以测出他这时候的心痛程度。

 

“Kevin,………..我也爱你。这可是我第一次对你说这句话呢!你有没有很感动?可是就算我以前没说,我知道你一直都明白我的心意的。” Julian在听完Kevin的告白后,眼角滑下了一滴泪说着。

 

“Kevin,我一直觉得自己很肮脏,所以总是无法对着你说出那三个字,但是我每天都在心里说了好几次。下辈子再相遇的话,我一定要干干净净的和你在一起,然后我会每天都抓着你的耳朵对着你说,说到你耳朵长茧,我还是会说。” Julian双眼望着涅卡河,眼角的泪水依旧缓缓的滑落,但是他仍然用著最后的力气努力的说着,即便他的气息已经变得更慢更弱。

 

Kevin忍在眼眶里的泪水终于也跟著滴下,他真的很想掐死自己。听着Julian说的那些话,他第一次深刻的瞭解并体会到,当年喝醉后说出的那句混蛋话对Julian造成的伤害有多么的深,深到他永远无法去弥补与抹灭Julian所感受到的痛。如果说,Julian的死,会是他这辈子最大的遗憾,那么当年自己说出的那句话,就是他这辈子最大的后悔。

 

高掛的太阳无情的慢慢往下西沉,Kevin与Julian两人就这样一动也不动的看着涅卡河和夕阳。Kevin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於是将自己的手和Julian的手缠绕在一起,再一次深情的说,“我爱你,Jule!”

 

Julian只是眨了一下眼睛,Kevin於是吻了一下他的额头,缓缓的唱起他和Julian在Concord出任务时,向Julian告白时的那首曲子。那次告白之后,Kevin夺得芳心,就再也没对Julian唱过了。他唱得很轻很柔,就像当年一样,只为了让Julian知道自己真正的心意。

 

(这首歌我找不到翻译得很棒的中文歌词,只能放英文。这首歌的意静实在是很美,也是我在描写Kevin对Julian的爱中,最适合他心境的一首歌。如果有哪位善心大徳有好的中文翻译,欢迎分享给我这个连中文也差劲的人,谢谢。)

 

Everly Brothers -Devoted To You

 

“Darlin' you can count on me

Till the sun dries up the sea

Until then I'll always be devoted to you

 

I'll be yours through endless time

I'll adore your charms sublime

Guess by now you know that I'm devoted to you

 

I'll never hurt you, I'll never lie

I'll never be untrue

I'll never give you reason to cry

I'd be unhappy if you were blue

 

Through the years my love will grow

Like a river it will flow

It can't die because I'm so devoted to you”

 

唱到这儿Kevin像是发现到甚么,停下了歌声,用力的抿了抿嘴唇后,全身突然发抖著将Julian揽到不能再紧,然后用著颤抖的声音说着,”Jule,你一定要永远记得接下来的这段,因为它是我所有对你的爱”。接着,Kevin一边流泪一边断断续续的唱著。

 

“I'll never hurt you, I'll never lie

I'll never be untrue

I'll never give you reason to cry

I'd be unhappy if you were blue

 

Through the years my love will grow

Like a river it will flow

It can't die because I'm so, devoted to you”

 

“Kevin,该回去了。”不论这世界的爱情有多美,太阳最终还是会西下。月亮升起后, Mats还是狠心的说出了让Kevin不得不面对现实的事。

 

他和Benendikt一直在旁边静静的看着Kevin和Julian两人的离別时刻。Julian断气的那一刻,两个人不是没有发现。Benendikt原本想上前要Kevin带Julian回去,可是Mats却拉住了Benendikt,示意再让那两人多相处一会儿。Benendikt忍不住的将自己的脑袋埋在Mats的肩上啜泣著,Mats则是不再持疑,紧紧的搂着Benendikt,他觉得他知道自己该怎么面对俩人的未来了,也打算和Marco与Andre好好的谈一谈他们的未来了。

 

“Jule,天黑了,我们回家休息吧!”吻著Julian已经变冰冷的脸蛋,Kevin出乎意料的没有痛哭或拒绝Mats的提议,只是平静地说出了今天对Julian说的最后一句话,然后在Mats与Benendikt的帮忙下,抱着Julian已经僵掉的身子,起身缓缓的走到车里。

 

回程的路上,Kevin看着月光洒在Julian已经变冰冷的雪白脸庞,仿佛回到Kevin第一次遇见Julian的模样。

---------------------------------------------------------------------------------------------- 

作者我在结束的OS:

星座学上说,月亮是巨蟹座的守护神,职司智慧与正义女神「雅典娜」则是处女座的守护神。处女座与巨蟹座其实是很搭的。所以,选择让他们俩在这篇文里配对。

 

注1:这句话改编自Agatha Christie原著『Endless Night』。

评论(3)
热度(20)
  1. karolineTK 转载了此文字
© TK | Powered by LOFTER